千千小說網 cloedpn.cn,最快更新魔臨最新章節!

    魔王的本性,在這一刻被詮釋得淋漓盡致,不是說只有站在王座身側呼風喚雨才是魔王的唯一形象,他們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,他們在算計在心性上的高度成熟。

    先前的一系列鋪墊,其實就是為了給薛三最后張開嘴提供一個契機。

    現在,成功了。

    陳大俠沒有繼續往前走,而是盤膝坐下。

    “主上,趁現在………有機會。”

    瞎子北低著頭開口道。

    梁程的尸毒確實霸道,但一來梁程現在遠遠不是真正的完全體,如果是真正的完全體,梁程只要顯露出真身和氣息,完全可以和旱魃那般玩一出赤地千里的出場秀;

    二來眼前的這個人,大概率是一個五品劍修,劍修的體魄應該和純粹的武者體魄相比有不小的差距,但你要說這種級別的高手沒點解毒的手段那也是太小瞧人家了。

    而那邊,盤膝坐下來的陳大俠一邊用自己的劍尖刺入自己的小腿一邊道:

    “你可以趁這個機會來嘗試殺我。”

    鄭凡心里忽然一陣好笑,

    難不成這位陳大俠以為自己會和他學什么宋襄公的春秋仁義?

    “兒子,該我們了。”

    頃刻間,

    鄭凡胸口位置的石頭開始釋放出寒意,

    災厄、詛咒、苦難、陰狠等等負面氣息開始從石頭內浸入自己的身體,鄭凡控制著自己的氣血不去抵觸這股力量,放任其控制自己的身軀。

    “咔咔咔咔咔咔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鄭凡的眼睛閉了起來,

    臉上露出了些許痛苦之色,這種感覺,真的很不舒服,有點類似于你的身體變成了一個氣球,開始給你身體強行打氣。

    只不過,這個氣是無形的,倒是不會讓你膨脹,但能讓你的意識神經被瘋狂地扭曲,比那種暈車的感覺難受百倍。

    可能,唯一的優勢就在于,暈車的話得下車才能緩解,但這種痛苦的感覺,鄭凡心里清楚只要扛過去后就能很快結束。

    當然了,至于等魔丸離開自己身體后自己身體所承受的透支折磨,這就是后話了。

    身體的骨節,發出一陣陣的脆響,像是一把手槍,先前是一個菜鳥拿著,現在換到了一個真正玩槍高手手中,高手開始按照自己的習慣進行槍械的調整磨合。

    這一切的發生,并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,等到鄭凡身體一顫,挺直了脊梁后,鄭凡的嘴角就開始大幅度地拉扯出笑容,笑容弧度的夸張使得嘴角位置似乎都已經有點被撕裂了,有輕微的鮮血溢出。

    鄭凡微微低下頭,看向了跪伏在自己身邊很是凄慘的瞎子北,他的眼里,帶著一抹極為清晰的幸災樂禍。

    似乎看見瞎子倒霉,對于他來說,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兒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還有其他心思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瞎子北的聲音傳來,帶著極為明顯的虛弱感,

    “但如果你不殺了眼前的這個人,你有再多的心思,都會落得一個和我們一樣的結局。”

    鄭凡抬起頭,

    看向前方的陳大俠。

    陳大俠正在嘗試以劍為媒,將自己腿部的尸毒給抽出來,但他很快發現這尸毒擴散性極大,除非自己現在封閉全身氣血,否則根本就無法控制住尸毒的擴散。

    但現在封閉全身氣血,

    等于是把自己給綁起來,

    送給對面的人殺。

    陳大俠有些感慨道:

    “這毒,厲害。”

    “桀桀…………桀桀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掉了好幾顆牙的薛三又發出了笑聲。

    可不是么,如果不厲害,他怎么可能低三下四地求了梁程半個月,要知道,給了自己精血后,那頭僵尸得虛弱半個月的。

    陳大俠見黑色的毒素已經開始從小腿向大腿處蔓延,干脆將劍身持起,揮舞半圈,劍鋒上帶上了熾熱的罡氣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陳大俠一劍之下,

    直接將自己左腿膝蓋位置,斬斷!

    有毒的那部分左腿,在地上滾落了好幾圈。

    斷口處,因為劍罡的熱量,傷口直接被燙出了疤,強行止血成功。

    陳大俠再拿起自己的劍鞘,和劍鋒擦過,劍鞘被斬斷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緊接著,

    劍鞘被陳大俠直接刺入了斷腿位置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隨即,

    陳大俠站了起來,

    在這短短的時間內,

    他給自己裝好了假肢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……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癱在地上的薛三強行吐出臟話。

    這他娘的,第一次,薛三覺得缺心眼兒的人,是那么的可怕。

    原本相貌平平無奇的陳大俠,變成了殘疾人陳大俠。

    他的左腿在地上敲了敲,劍鞘和地面發出了清脆的撞擊,隨后,劍身側握于左臂,開始主動向鄭凡這邊走來。

    鄭凡的左肩膀比右肩膀高,整個人微微有些傾斜,邁開了腳,也向陳大俠走去。

    陳大俠因為左腿是“假肢”,所以走路時,也是左邊比右邊要高,至少,兩個人相向而來時,在走路風格上,達成了一種對照。

    鄭凡開始加速,陳大俠也開始加速,劍鞘敲擊地磚的頻率開始越來越快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鄭凡發出了一聲咆哮,撲壓了下來,雙腿蹬地,離空。

    陳大俠手中的劍向上斬去,一時間,劍罡噴發,如長虹貫日。

    但鄭凡的身形在空中滯空之后,身體猛地一顫,竟然強行改變了方向,躲過了這一劍。

    只是,當鄭凡下落同時想要偷襲陳大俠身側時,陳大俠的手,直接松開了劍柄。

    他的劍,像是有了靈性一般,在氣血的催動下于空中扭轉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長劍,直接洞穿了鄭凡的肩膀,且同時將鄭凡帶著倒飛向了柱子那里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劍身釘在了柱子上,鄭凡也被釘在了柱子上。

    “差距…………太大了…………”薛三有些絕望地閉上了眼。

    其實,個人實力的高低,在單挑或者小規模的對決時,影響真的非常之大。

    強如沙拓闕石,在面對數千鎮北軍鐵騎的絞殺時,最后依舊得氣竭而敗,落得個“身死”的結局。

    鄭凡也曾在乾國,用放風箏的方式將一個入品的高手直接吊死。

    可以說,若是此刻,翠柳堡的數百騎在這里的話,如果陳大俠不接戰選擇逃跑,如果地形不是很開闊的話,大概率真會被其逃掉,但若那時他還是鐵了心要殺自己的話,鄭凡有信心靠著自己麾下的騎兵拼著付出一定的傷亡代價給他耗死!

    但現在,偏偏是自己等人落單了,等于是在和他單挑。

    陳大俠走到了鄭凡面前,伸手一探,氣機牽引之下,釘住鄭凡的劍飛回其掌心之中。

    鄭凡落地,落地的瞬間,雙腿蹬在柱子上向陳大俠再度撲殺而來,陳大俠沒有后退,先以一道平沙落雁式,強行阻滯住了鄭凡的來勢,緊接著長劍刺出,宛若在畫卷上點出三朵梅花,鄭凡的身上就被開了三道窟窿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最后,鄭凡身形倒退著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上一次在乾國,魔丸附身之后,一個八品武夫都能將其殺死,但眼下這名五品劍客,呈現出的是和八品武夫截然不同的氣象。

    沒有足夠的人數來幫鄭凡堆出對方的破綻的話,憑借著自己的力量,根本就是被他碾壓。

    當然了,陳大俠為此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,他的半條左腿,已經沒了。

    但這個人真的就跟一塊木頭一樣,似乎一點都不覺得惋惜,甚至都沒怎么生氣。

    鄭凡躺在地上,魔丸的力量在褪去,打不過,是真的打不過啊。先前兩次,要不是魔丸力量護著,鄭凡已經被卸掉好多塊了。

    其實,魔丸的實力,在鄭凡看來,應該是強于瞎子他們的,但魔丸附身于自己之后,目前只能操控自己的身體去肉搏,所以反而沒辦法像瞎子和薛三他們那般取得一些戰果。

    這里面,其實也有一條腿被廢掉后,陳大俠更小心了的原因在。

    陳大俠走到了鄭凡面前,長劍舉起。

    鄭凡一邊喘著氣一邊開口道:

    “還能再問一個問題么?”

    “你已經問完了問題。”

    顯然,陳大俠不打算再回答鄭凡的問題。

    鄭凡笑了,

    道:

    “我覺得,在殺我之前,告訴我,我是因為何種罪孽而死,那些被我禍害的人,他們的在天之靈才能夠得到真正的安息,我也才能為我以前的暴行而后悔,而悔恨,這才能起到報仇的目的,不是么?”

    跟二貨交流,你得順著他的思路,既然打不過他,那就得順著他的脾氣。

    陳大俠的劍停頓住了,

    他緩緩道:

    “你說得對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請告訴我,你是為誰來找我報仇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 汉奸头约炮良家